米兰财报解析:李哥 “疯狂一夏”,让米兰消化了三年

体坛周报驻意大利特约记者 沈天浩

主场险胜都灵之后,AC米兰在意甲前10轮豪取28分,创下本队意甲最佳开局纪录。而球场以外的表现,同样可以让红黑军团喜笑颜开:10月26日,米兰股东大会通过2020-21财年报告,9640万欧元的赤字不算少,但比起此前的连年巨亏已经有相当进步:此前连续三个财年,米兰的净亏损均超过了一亿欧元,2019-20赛季的赤字更是高达1.95亿。相比之下,上赛季的9640万,意味着俱乐部将亏损减少了超过50%。

新冠凛冬尚未过去,米兰成了亚平宁足球经济里一个美丽的例外。此前,尤文和国米先后录得创纪录的巨额赤字,米兰的财报让死敌眼红。对于所有依赖球场和转播权收入的豪门来说,新冠都无异于一场重创,为何米兰做得比其他两家更好?

靠转播费,也靠多方开源

开源和节流,在其中都扮演了关键作用。米兰上赛季的主营业务收入来到2.61亿,比起2019-20赛季的1.93亿增长了6800万。其中,转播权是最重要的进项来源:单这一项,米兰的收入就从此前赛季的6330万,一跃来到上赛季的1.38亿,翻了一倍还多!必须提及的一个重要因素是,意甲在2019-20赛季中途停摆,直到六月份才最终复赛,联赛后10轮比赛都顺延到了去年七八月份进行,相关的转播费用也计入了2020-21财年。因此,米兰的转播权收入跃升,一定程度上被这一因素夸大了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米兰的经营成果尽是水分。米兰的转播权收入增加,也得益于球队在上赛季参加欧战,而同样收到了转播权“红利”的巴萨、尤文和国米,仍然在上一财年创下亏损纪录。此外,尽管2019-20赛季同样被新冠阴云笼罩,但当赛季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比赛是有观众和门票收入的;相比之下,2020-21赛季全部空场进行,这意味着场均上座人数在五万左右的圣西罗,在上个财年的门票收入为零。在此种情况下,米兰仍然可以实现如此幅度的收入增长,更加令人侧目。

此外,米兰在赞助商一项也收获颇丰。实际上,米兰从主赞助商阿联酋航空和装备赞助商彪马两边的进账,纵向对比并无较大增幅。真正为球队开源的是新赞助:上赛季,米兰从大大小小的其他赞助商身上,总共得到2600万收入,比起2019-20赛季的1110万翻了一番多。红黑军团现有的大多数赞助商,和俱乐部的合作都已经有了年头,因此来自它们的赞助费用,理论上不应比此前有明显增长。因此,以区块链公司Socios为代表的新赞助,应当是这块收入增长的主因。

米兰去年的财报中,还有一项附注值得中国球迷注意。“2021年2月7日,AC米兰(上海)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成立,注册资本为20万欧元,由AC米兰全资提供。”另一边,米兰俱乐部在今年七月份注销了此前在北京成立的子公司。这家在“李哥时代”顶着中资厚望成立的公司,在过去三个财年中总共录得约320万欧元的营收;而在当年李勇鸿的愿景里,这家公司在中资处子季(2017-18赛季)就应当创造9000万欧的高额进账,到2022年的营收更是应当达到2.25亿!

财务解压,逃离“李哥时代”

支出层面,2020-21赛季的米兰比起此前一年,节流超过3100万欧元。首先,皮奥利顺利带满一季,让球队避免了换帅导致的额外成本。大量清理高薪合同,也让球队从薪金支出层面节省了接近800万欧元——若无伊布的高额薪资,这一数字只会更加显眼。

在足球俱乐部的财报中,资产减值和折旧是最重要的成本科目之一:俱乐部买入球员时的转会费,应当按照合同年限在这一账目下进行分摊。上赛季,米兰在此项支出8110万,这其中还得算入球队在2020年夏窗的一系列交易——由于前一赛季的意甲踢到了八月份,转会窗也顺延到了2020-21财年。当年3840万买来的帕奎塔,以2000万出走里昂;3800万先生安德烈·席尔瓦为了规避二转分成,以区区300万转会法兰克福,几笔交易为米兰俱乐部带来了数目不小的资产减值。恰尔汗奥卢续约失败,卡尔达拉继续外租,也带来了高昂的转会费摊销。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三昇体育投注网址|官网首页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